假卫生巾引发多人身体不适 假货销往河北浙江等

假卫生巾引发多人身体不适 假货销往河北浙江等

 □案发

  假冒产品引发多人身体不适

今年2月初,福建泉州警方在开展大走访活动时,一些女性反映她们购买使用一些知名品牌的卫生巾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瘙痒、发炎等症状,怀疑是购买了假货。根据反映的情况,泉州警方开始了侦查。

警方侦查发现,泉州洛江区存在多个制售假冒品牌妇幼用品的生产窝点。警方通过进一步核查,又发现了安徽滁州、四川成都、河北保定、湖北武汉以及泉州晋江等地的特大制售假冒品牌妇幼用品网络,涉案金额巨大。

泉州经侦支队指定洛江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立案侦查,并以“2·22”专案逐级呈报公安部经侦局,提请发起集群战役。

根据警方的侦查,泉州共有6个窝点,除了其中一个生产薄膜外,大部分生产成品和半成品。

3月21日,福建、安徽、四川、湖北、河北、浙江6省份开展收网行动,共抓获43名犯罪嫌疑人,捣毁产、储、销窝点43处,现场缴获制假生产流水线、假冒品牌妇幼用品及原材料等大批物资,涉案总额达1.5亿元。其中,查获假冒的护舒宝、苏菲、ABC、Always等成品和半成品共760万片,侵权薄膜材料12吨等。

 □侦查

  民警扮农民盯梢造假窝点

泉州公安分局经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吴伟杰,负责侦查安徽等地的线索。吴伟杰和同事侦查发现,泉州一生产卫生巾原料的窝点,将薄膜提供给安徽滁州的明光市华旭纸制品有限公司,吴伟杰和同事奔赴安徽进一步侦查。

3月10日,警方得到消息,有沈阳人要订8万片料。3月12日上午9点,吴伟杰和同事分成3组,对该公司的生产车间进行蹲点侦查。这个车间位于滁州明光市,就在马路边上。两组侦查员蹲守在窝点马路的两头,另一组蹲守在窝点对面的一间小房子里,离厂子有五六百米远。

由于这个窝点周围环境空旷,为了不引起怀疑,吴伟杰和同事扮成当地的农民,扛着锄头,把望远镜装在一个破袋子里。

3月12日下午6点,一辆拉着8万片料的大货车从窝点开出,没过几公里就上了高速。侦查员的两辆车交叉在后面跟踪。一直跟到安徽与江苏交界的徐州收费站,侦查员请求当地的交警,以有人举报其涉及交通事故为由,将货车拦下。侦查员身着便装,装成交警的领导,将司机带到办公室询问。侦查员一开始并不敢直接问车里装了什么货,而是称,有人举报货车有事故,与其他车辆发生摩擦。

侦查员与司机聊起了天,问车里是什么,并让其拿出送货单。货车司机表示货是送往河北保定,单子上写的正是卫生巾片料。手机号码也与订货人的手机号码一样。

对涉案仓库进行24小时蹲守

“我们当时很兴奋。”吴伟杰说,在放走货车后,侦查员立即与河北保定警方联系,将货车的车牌号等情况通报给对方,由保定警方第二天接力跟踪。

第二天早上,当这辆货车来到保定界内时,守候多时的民警继续跟着货车,直到货车将货卸到一个仓库里。第二天中午,吴伟杰赶到保定,协调当地警方,对这个仓库进行24小时蹲守。当天,侦查员长途奔袭了400多公里。

3月16日,订货的刘老板开着小货车,才将这些片料、半成品、面料、包装袋等,拉到自己位于满城县的加工车间。其间,警方一直在后面跟踪。

吴伟杰说,仅摸清这个链条,就用了4天时间。随后,他和同事赶到浙江,又用了两天时间将生产包材的窝点摸清。


 □揭秘

  假货销往河北四川浙江等地

吴伟杰跟踪的这个链条的最上游正是位于泉州罗溪镇三合村的一个破旧的简易生产窝点,老板是32岁的黄某。

4月17日,在泉州市看守所,黄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2011年初,以每年3万元的价格租下了三四百平方米的房子,装修成生产薄膜的车间。他共购进了两条生产线,包括他和妻子在内,共有6人参与生产。

黄某说,最初开这个厂子,其实是想为自己亲戚生产卫生巾的厂子提供原料。他的哥哥、表哥和舅舅都开有生产卫生巾的厂子。

“厂子的利润并不好,生产一吨薄膜,也只能赚几百元钱。”黄某表示,安徽的这个老板与他从来没有见过面,对方是2012年初打电话找他订货的,“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我的电话的。对方要求在薄膜上印上七度空间字样。”

黄某说,与其他产品相比,安徽老板订的货挣得更多一些,每吨能挣一千元。这个老板每个月订货一次,每次订一吨,通过货运站送货,“总共生产了十几吨吧”。

据介绍,安徽的明光市华旭纸制品有限公司,老板是华某,该公司共有两条生产线,车间有几百平方米,手下共有十余名工人,一天生产几十万片,还有几个仓库。其产品销往河北、四川、浙江、湖北等地。

  一百件真货里掺5件假货

据一名销售商称,他们一般把这种假货掺在真货里卖,一百件里掺4到5件。因为担心被查到,假货一般也只卖给老客户。与正品相比,这种假货,一件(240片)要便宜30到40元。警方调查发现,这些假货一般都销往一些小超市、小商店,尤其是农村地区。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些假货外包装极其仿真,普通消费者很难辨别真伪。这些卫生品用的填充物大多是由白色劣质碎屑压制而成的,掉粉掉渣十分严重。生产卫生巾的材料应该用特殊的吸附材料,但这些窝点用的都是低劣的材料。目前,这些假冒卫生巾产品,已经送到了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到底会对人体产生什么样的危害,需要检测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

警方调查发现,这些假冒卫生巾的成本仅占到一半,比正规产品的价格也便宜一半。

 □探访

  造假点粉尘多

黄某生产的薄膜等原料,还有一部分是提供给其表哥赖某的“泉州市洛江区康丽卫生用品有限公司”,这是一个正规的卫生巾生产厂家,自己有多个品牌,包括妙妮、蓓乐欣等。但同时,这个公司却也在暗中生产护舒宝、Always等品牌,并销往湖北武汉等地。

据该公司负责销售的赖某表示,他们只负责销售公司的自主品牌,那些假货则是由老板亲自和别人谈。办案民警说,该公司一般很少存假货,都是出来就立即拉走。

4月17日,记者来到了黄某的加工窝点,以及泉州市洛江区康丽卫生用品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在黄某的生产窝点里,一些薄膜原料直接摆放在地上,卫生条件极差。而康丽公司的生产车间内,白色絮状碎屑飘得机器上、地面上到处都是,窗栏上由于很久没清理,都成了黑色。

黄某承认,他的“工厂”的卫生条件要差一些,粉尘多,但他又辩解说,加工的过程有几千度的高温,而且产品外会有一层包装,并称薄膜是在外围的,并不直接接触人体。他还说“正规厂家也差不多”。

办案民警向记者介绍了这起案件中的造假三大网络。第一条网络是泉州生产薄膜,浙江生产包材,安徽明光生产片料和成品,然后运往保定或四川,保定再包装成成品卖到包头等地。

第二条网络是泉州生产薄膜后,由泉州另外一处窝点加工生产成片料和成品,卖到武汉等地。

还有一个是四川成都的窝点,生产妇炎洁,卖往外地。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1 02:06:11